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余博客

梦里不知身已老,余年尤幻心是童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退休以后才开始学习电脑的,在同事和朋友们的帮助下,能够走到今天,想在博客中和朋友们一同学习交流,使我们老年人,能快乐过好每一天,我很喜欢结交一些老年朋友,相互学习,取长补短,不断丰富自己,使生活更加丰富多彩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咱要爹——网文转载《亲情故事》  

2017-02-03 06:57:10|  分类: 网文报刊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咱要爹——网文转载《亲情故事》 - 梦余 - 梦余博客

         一天,秋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爹把老大、老二叫进老两口住的小东屋。爹抽了口烟,说:咱该分家了。

  哥儿俩一惊。老大说:您咋想起这个?老二心里也咯噔一下,看着爹。

  我说分就分。

  爹是个倔老头儿,从来说一不二。

  在一起过了这么多年,一提分开,哥儿俩都不免有些伤感。

  一个肠子爬出来的手足兄弟,从小哥就疼弟,让着弟,护着弟。上小学时,谁敢欺负弟,哥敢和他拼命。

  后来哥儿俩都上了初中,家里就父亲一个人劳动,生活困难。总是全班第一的哥偷偷地退了学去当小工,除贴补家里外,还供弟上学。弟上了高中,更用钱了,哥也没跟家人说,跑到东北林场当临时工,赚钱供弟上学。弟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,哥才从东北回来,用挣的钱给弟娶了媳妇。现在,全家除弟在乡文化站工作,都靠种地生活。

  弟疼哥可就少了,特别是老二的媳妇精豆子,什么东西都往自己屋里划拉,嘴却甜。她打工的钱一分也不交家里,是便宜就占,把大嫂卖了还要帮二弟媳数钱呢。或许是因为这个?

  爹接着说:我也考虑过了,谁的房子归谁,谁屋里东西归谁,粮食、田地按人分。剩下,就是我们老两口,一屋养一个,你们回去商量养我们谁。

  这天晚上,老二和媳妇躺在被窝里,把爹的话学了一遍。老二媳妇听了老二的话,脑子里演起了老两口的电影:爹虽年近六旬,但身板硬朗,再干十年八年没事儿。妈可不行,去年得了半身不遂,虽然看好了,可再犯就麻烦了。花钱还不算,趴在炕上,还得给端屎端尿的……妈呀,腻歪死人了!于是,她头枕在老二的胸前,娇声娇气说:甭考虑,咱要爹!老二说:你那小算盘,嘿……”媳妇拍打着他的嘴巴说:嘿什么?明天爹问的时候,你一定抢先要爹,要不,你一辈子别理我。

  老大媳妇没什么心眼儿,整天就知道家里地里拼命干活儿。

  傍晚,老大坐在炕沿上巴嗒巴嗒抽烟,嘴里还不时地唉声叹气。媳妇在炕头做针线,瞅了一眼丈夫问:咋啦?老大把爹的话学了一遍,媳妇说:明摆着,爹能干活儿,好帮老二媳妇,她跟小鸡子似的,地咋种?咱养妈。分开后,地里的活儿我包下,你想法到外边挣钱,好给咱妈预备钱看病。老大听了甜甜一笑,睡了。

  第二天,爹把兄弟二人叫去,问这事儿。

  老二抢着说:我们养爹。

  老大只是抽烟。

  爹两眼直直地看看老二,又看看老大,隔了好一会儿,说:老二呀,你再跟媳妇商量一下,我要是有病呢?别后悔老二又跑出去问了一趟媳妇,回来说:就要爹。

  爹见他坚决了,又说:老二呀,事儿别净听媳妇的,大哥大嫂哪样都对得住你,往后他们岁数大了,要多惦记他们。老二说:行,行。

  爹的脸忽地抽搐了两下,两行老泪顺着蜡黄多皱的两腮流了下来,右手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医院证明递给老二。老二的脸刷地变得蜡黄,老大歪头一看,上面写着:肺癌晚期。
             [收藏 作者: 陶进弼 来源: 《故事家》2008年第11 时间: 2013-04-16  在线投稿]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